我的故事

时间:2019-09-03 01:30:36

【人物】

我:陸子羿,平凡的大學生



我女友:小晴,初戀情人,小學舊同學,現職一家小公司的銷售員,相戀兩

年了,她仍然是處女吧 ?



我妹妹:小寶,年紀小我兩年的妹妹,性格任性,而且有少許反叛



妹妹男友:ERIC,跟妹妹相戀了三年的男朋友,德國籍,自小在香港長大,尖

沙咀某健身中心教練,肌肉型男仕一名。



女友朋友:曉彤,外表標緻,但可惜只喜歡女孩子,而且總覺她得對我妹妹立

心不良。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今天是我的生日,放學就立即回到家中,因為女友今日請了假準備替我慶祝

生日。



回到家裡,門關處有兩雙鞋子,一雙是我妹妹的,另一雙應該是她男朋友的。

「莫非還沒有來到 ?」我心裡想。



進到家裡後,我看到飯桌上有一張字條:「羿,我去買一些東西,一會兒就

回來。」嗯…原來如此。



就在這個時候,妹妹的房裡傳出了一些聲音:「不要啦,哥哥回來了啦……」

妹妹的說話並沒有獲得回應,只有再聽到「唔,唔,唔」的聲音。是在造愛吧?反

正也不是第一次啦,只好裝作不知道啦。



「啊,不行,啊~唔唔」妹妹雖然似乎在強忍著,但還是傳出了聲音來。



「小寶,妳已經濕潤得這樣子,還裝不要哦?我就真的不給妳哦!」



「啊,不…要啦,快點啊,壞蛋!」妹妹似乎抵受不住男友eric的攻勢,求饒

了。



唉~還是快點回到房裡,省得尷尬。我一進入到房內就發現床上有被執拾過的

樣子。哦?這是小晴的衣服吧?這…純白色的內褲……(我和小晴至今仍然未試過

造愛,最多亦只是接吻和隔著衣服愛撫而已,因為小晴不願意啦!)



「啊呀!再來啊,唔唔啊,啊啊……」隔壁房裡妹妹的叫聲很大,似乎已經完

全忘記了我的存在,而且eric亦都開始發出粗獷的聲音。我已經被他們感染,拿著

小晴的內褲一邊嗅著一邊自慰了起來了……



「啊呀,唔唔唔啊,啊,啊,啊啊~」妹妹似乎被有節奏地抽插著,發出了一

浪一浪的叫聲。而我亦已經進入了即將要發洩的境地。



「啊啊啊唔~啊~~」隔壁房裡的妹妹似乎已經獲得了高潮。



「給我吃下!」eric嚷叫著。



「唔唔唔~」聽聲音來說,妹妹似乎又真的吃下了……這時候我也要立刻發射

了。



就在這緊要關頭,房門突然打開了!是小晴!我下意識地馬上用手遮蓋著下半

身,但一切已經太遲了,濃濃的精液噴射了出來……小晴的臉上一臉驚訝地目定口

呆凝視著我,而我跟隨著她的視線移看---我竟然發射了在小晴的內褲上!



就這樣呆了五秒鐘左右,小晴就一言不發的轉身走了,我很想很想馬上追過去,

可是剛才隨處放的褲子不知掉在何處;找到之後,再打電話給小晴卻又已經關機。

結果我就是這樣和妹妹?他男友三人吃著小晴特意為我準備的蛋糕,過渡了一個不

知所謂?寂寞的生日。



************



第二天,小晴竟然主動打電話給我,謂有說話跟我說,要我今日早一些回家,

我心想:不是要跟我分手吧 ?!



回到家裡,妹妹似乎不在,小晴已經在我房裡等著我,她今天穿著米白色的連

身裙。「



羿,你回來啦?」「嗯,小晴,我…」她不讓我說下去,用她粉色的嘴唇吻著

我……哦!這是她第一次主動跟我接吻哦!



大概無言地接吻了一分鐘,小晴臉紅著說:「對不起,羿,昨日我就這樣走了,

對不起啊。」



「唔唔,應該是我說對不起啊。」我說。



「不是的,是我不好,是我一直沒有做到女朋友應有的責任。」我心想,期待

已久的日子莫非就是今日 ?!



小晴把我輕輕的推倒在床上,然後她再吻我,這一次吻了很久,應該是破了以

往的紀錄。



「羿,我是真心喜歡你的,可是…我真的未有心理準備…這樣可以嗎?」小晴

說。



「嗯,我不會強迫妳的,可是,妳知道我有時真的很想妳。」我說。



「嗯,我明白的,如果是這樣的話,我會幫忙的。」說完她就把手放在我的褲

子上,我的「小羿」已經進入紅色警戒級別,快要破褲而出。小晴小心地把我的褲

子脫下,「小羿」傲然站了起來,小晴嚇了一跳:「羿,你這……」她似乎未見過

男人的「東西」,臉頰紅著,好奇著但又不敢看的樣子,很可愛!



小晴輕輕用手捉住了「小羿」,熱熱的體溫傳到她手中,她輕輕的套弄著:「是

這樣嗎?我未試過這樣做,會舒服嗎?」



「嗯,很舒服哦。」我說。她一邊吻我的嘴,一邊輕輕用手給「小羿」套弄著。



就這樣子過了一會,我已經失去理性意識,把小晴的上衣和胸罩都拿掉了,一

雙白滑美乳就在我的掌握之中。哦!真的是滑不溜手?軟軟的像是蛋糕一樣似的,

小小的乳頭粉紅色的微微地屹立著?身上散發著淡淡的少女幽香。我輕輕的吻著?

用舌頭品嚐著。這是我和她戀愛以來最幸福的一刻。



「討厭~不要啦,很癢啊~」小晴反抗著我的嘴巴,我就開始用手向下探索她

的短裙。



「羿,不要啦!夠了吧~我不玩啦。」我真的怕她會發怒,所以決定以退為進。



「小晴,對不起,可是我…」她看著我的表情,想了一會,竟然就把「小羿」

放進小嘴裡。「哦!」我被這特如其來的剌激,差點就要發射出來。只見小晴臉紅

著的吸吮著?發出唔唔的聲音,實在太迷人啦!



不一會,我就在她口中發射了,小晴把精液吐了出來,精靈的雙目看著我:「到

此為止啦,不要再欺負我啊~~壞蛋羿!」當然啦,我才不捨得欺負妳呢!我吻她,

她口中仍然有我的味道。



************



洗澡過後,我們出外走了一會兒,送了小晴回到奧海城的家裡已經十一時左右,

我再乘坐地下鐵回到自己在美孚的家都快要十一時半了。因為方便上學的關係,我

三年前已經離開父母搬了出來住,這裡原本是父母用來放租的。本以為可以跟小晴

過著幸福的二人世界,但妹妹小寶卻硬要跟著搬出來,美其名說要照顧我什麼的,

結果這裡卻變成了她和eric的二人世界(莫視我了 ! ),令到害羞的小晴都不敢在

這裡留宿,實在太可惡了!可是我就只有這一個可愛的妹妹,唉~就當作我倒楣啦~



回到家裡,我就嚇了一跳。啊!兩條肉蟲-妹妹和eric竟然就在大廳裡造愛!



「啊啊~唔啊啊……」妹妹雙手撐在沙發上,eric從後推進,只見eric的東西

又粗又大,竟比我的大了兩個碼以上,妹妹滿身香汗淋漓散發著淫魅的光芒,而健

碩的eric也是一身大汗?忘我的向前推進。



「唔~啊啊啊~啊唔,要啊,再來,唔~很舒服!」小寶渾然忘我似的配合著

擺動腰部,eric卻像故意放慢動作讓小寶難受;他們都在漠視我啊……還是真的這

麼快活?!



「啊~~eric哥~饒了我啦~唔唔,我要啊,再用力插我唔唔唔~」eric把

手指放進了小寶的口裡,小寶就吮了起來。



「唔唔唔啊呀!」eric突然一下重擊,小寶就馬上達到了高潮,雙腿一軟就跪了下

去。eric當然不會放過她,也跪在小寶身後纏著她的小蠻腰再推。小寶只得任其魚

肉,嘴上胡胡亂叫,臉上一片通紅哭笑不分。



「唔唔~啊啊,啊啊~~唔啊呀~~」隨著eric幾下粗獷的動作,看來eric是

內射了。健碩的eric整個人就軟癱在嬌小的小寶身上,就像一把肉鎖似的把她牢牢

困住,只聽到eric粗獷的呼吸聲和小寶微弱的餘韻。



我都不知怎樣反應,一方面這不是什麼振振有詞的時候,另一方面我又覺得妹

妹被玩得這麼樣,作為哥哥的應該要說些什麼吧?很矛盾,但我最終選擇了回到房

裡。



這一夜真的睡不著,我一邊想起小寶和eric的動作,一邊想像被小晴口交的感

覺,不禁的自慰了好幾次。



************



夜深,只聽到小寶和eric的洗澡聲,他們好像又在浴室裡大戰了一場。之後妹

妹悄悄地去我房中,我當然是假裝睡著,小寶見我睡了也沒說什麼的就離開了房內。

後來聽到她在怪責eric不應該硬要在大廳裡造,弄得她好不尷尬的。eric卻在裝傻

一邊說?一邊調戲著小寶,間中還有聽到她的喘息聲。我心想:莫非外國人的戰鬥

力真的較高?真難為了小寶啊。



早上,我返到學校,今天是令人悶氣的曾好倉教授的課,他的正職是股票買賣

而不是誤人子弟,這是公開的秘密。我當然是立刻走到後排的角落,本以為一定可

以睡個甜美的,誰知道開課不久已經後悔。



坐在我前兩排的是一對情侶吧?剛才未開課已經在交頭接耳?輕聲說大聲笑的。

男的是一個不太高的傢夥,蓄著少少髯根子,不太好看而且有點急色的樣子;女的

是個帶眼鏡的,樣子普通?而且身型有點胖。本來這樣子的人我應該不堪一看,可

是被妹妹荼毒了一整個晚上,現在我滿腦子都是性?性?性。



不一會,他們竟然擁吻起來,男的更把舌頭吮得雪雪有聲,女的就紅著臉閉上

眼任其所為。這根本就不是來上課啊!我看到男的注意到我在看,也不閃避?還露

出勝利者般的笑容。我心想:喂,回家才玩吧!這可是課堂啊。



男的像在表演似的,開始上下其手,女的暗紅色小裙已經被反起?露出黑色的

花邊內褲。男的左手探進了內褲裡?右手撓過女的背部鑽到前面撫弄右胸。只見女

的咬住手指頭強忍叫聲似的默默承受著。



啪啦--坐在我的右邊的同學手上的吉蒂原子筆突然跌落地面上,並滾向我的

方向。



哦?這時我才注意到身旁是坐著一個女孩子的。我拾起那支原子筆,打算交還

給那個女孩子,卻見到她呆目地盯著那對情侶,而且有點怒意似的,像是自己弄跌

了筆也不知道似的。



我看著那個女孩子。樣子不錯啊,白裡透紅的肌膚,雖然有點怒意但仍蓋不住

那一份可愛。由於坐在旁邊的關係,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身材,是偏瘦的類型,

上衣是一件白色的小背心,胸部不太大只是微微突出;穿著的黃色的短褲子露出一

對沒有一分膩肉的白滑長腿;肌膚簡直滑得像完全沒有毛孔似的反射著朦朧的光線。

唯一的缺憾就是在眼底下幼滑的臉蛋上有一點小小的黑點,面相學說這顆痣會令該

人經常遇到流眼淚的事情,所以叫淚痣。



跟著她目視的方向,只見那男女仍然相擁著,女的把頭靠在男的肩上,男的卻

看著我身邊的那女孩子?顯露出比看著我時更討厭的笑容。看到這個表情,那女孩

子怒沖沖的就要破口大罵的;可是那男的卻在這時候眼角跳了一下?看一看我。女

孩跟隨他的視線看著我,她只見我拿著她的吉蒂筆也在看著她。女孩接過了我手上

的原子筆,只說了一句怒氣的「謝謝!」注意力立刻又回到男的那邊。



男的嘴角的一笑,又吻了一下那女的,再望著我身邊的女孩。就在我想跟著回

頭看女孩反應的同時,我被突如其來的一碰。啊!?那女孩竟然把嘴唇吻了過來!

一共吻了三下,然後她又若無其事的注意著男的。



男的樣子先是驚訝,之後對我身邊的女孩回以一笑,跟著就托起了女伴的頭把

舌頭伸進她嘴裡?濕吻了起來。



女孩二話不說又吻了過來,還吐出了舌頭舐我的嘴唇,我很快就打開嘴巴讓她

進來。立即有一陣滑溜香甜的甘露溜了進來。是三寶果汁糖的味道!她在我口裡探

索,像要把我口裡都塗上她的味道?可是她卻在逃避我的舌頭,而且她的眼睛仍然

斜視著那男的,可見她根本就不在意我。



大概過了一分鐘,她就坐直了身子,若無其事的再盯著那男的。而我口裡真的

有一顆吃了一半的三寶果汁糖。她見那雙情侶還在濕吻著,又靠過來要吻。這次到

我不想啦,把我當什麼了?我轉過臉,她竟看也不看的就這樣吻下來我的臉上,發

現了觸感不同了的她只看了我一眼,就把雙手抱住我的頭對著她?舐吻了起來。我

反抗想推開她,她卻整個人壓了下來抱著我,這時她不能兼顧看那邊了,專注在我

身上阻止我反抗;她抱得我呼吸困難,唯有打開嘴巴放她進來。我可是第一次與小

晴以外的人接吻,而且是被人強吻啊!



又過了大約一分鐘,她想放手離開,我把握機會把果汁糖送還過去。分開後她

才發現果汁糖回到她口中,這時才懂羞臉紅著的看著我,大概她這時才是正式第一

眼看著我吧?之後我們都同時看情侶那邊,我們都嚇了一跳;女的竟伏在男的雙腿

之間?男的就是一臉滿足?自大的表情笑對我們……竟然在口交?!



女孩的臉上已經沒有了怒意,只羞紅著臉的看著我雙目?緩慢的點一點頭……

那即是說她也可以給我口交?我只默然而望著女孩,她呆了一會,就彎腰伏在我胯

下。



女孩小心的打開拉鍊?從內褲的小洞裡取出已經柱立著的「小羿」,輕輕的用

舌尖舐玩著柱頭。女孩大概不是新手了吧,很快就找到了我的敏感點用舌頭強攻著,

我全身輕飄飄似的,意識亦去不知漂到第幾重天去,然後她又突然把整個柱頭放進

口中一吸?就把我從天上扯回來。哦!比小晴做得好不知幾倍啊!女孩又小心翼翼

的不發出聲音,慢慢的吞吐著,這又延長了我享受的時間。



大概手口並用了五分鐘左右,我終於在女孩的嘴巴之內狠狠的噴射了大量精液

出來。



對不起啊,小晴……我心裡說。



女孩慢慢的含著滿滿的一泡?坐直身子,手放進褲袋裡像在找紙巾。我一邊拉

褲鍊一邊再望向情侶那邊,女的雖然仍在努力套弄?可是已經是一臉不耐煩;這次

男的卻在怒目而視我身邊的女孩,而女孩卻是眼尾也不看他一眼了。我心想:他們

之間應該有些什麼關係的吧?



女孩在褲袋好像找不到紙巾,就彎腰找手袋去。突然只聽曾教授「咳唔」一聲,

我們四人一起轉移視線過去……嗯,沒什麼,看來只是喉嚨痕癢而已……我再轉回

視線到身邊的女孩身上,只見她仍然彎著腰,因為擡起頭來看的關係?口腔和喉嚨

成一直線。只見她的白滑粉頸「咕嚕」似的漲了一下。她一動不動的停了下來,臉

上通紅得像滴出血來;似乎是把我的精液和三寶果汁糖一起吞進肚子裡了。



過了好一會女孩才回神過來看著我,像在問我吞下了怎麼辦似的樣子。我心裡

說:放心好了,吃下精液是不會懷孕的。



課堂是漫長的,其間女孩和那對情侶也沒再做些什麼,只是我發現身邊那女孩

久不久會臉紅著向我望過來之外,就沒有再理會那男的了。



************



難過的課堂終於都完結,身旁的女孩立刻就去如脫兔地消失了,男的那個也領

著那女的走了。我的艷遇應該也完結了吧?正想起來之際,突然感到褲襠一緊,啊,

心裡叫痛一聲,大概是果汁糖黏著了我的褲子了吧?噢!那是多麼令人狼狽的事情。



懷著男人之痛的我,一拐一拐的去到運動場邊的更衣室洗澡,那些乾了但仍是

黏黏的果汁糖很難洗掉,而且還白白的扯斷了很多的毛髮。那就是背叛小晴的代價

吧?活該!我心想。



洗澡過後,我才想起我是沒有毛巾的啊!只好用內衣當毛巾了呢!唉,真是倒

黴哦!我離開了更衣室,回到了校園那邊,一邊走著,一邊想著剛才那女孩的事。

為什麼呢,她和那男的應該有些什麼關係吧?在鬧脾氣?還是移情別戀?那個女孩

應該不會輸給那女的吧?我的心中仍掛著很多很多的問號。



想著想著,已經走到了地下鐵站,卻看到了這麼一幕。是那男的和那個主動替

我口交的女孩在吵架。男的扯住女孩的手臂叫嚷著:「妳為什麼要這樣做!」



女孩:「放開我!那不是你叫我做啊?你欺我不敢,我就做給你看!莫俊文,

別以為我沒有你過不了活!」女孩摔開了「莫生」的手,轉頭走開了兩步。



「小愛,妳聽我說,我和irene不是認真的,就只是玩玩啊!好好好,我答應

妳,我以後都不和她見面。」莫生追了上去,語氣也變成了懇求的態度。



小愛回頭,二話不說就是給他一巴掌,說:「賤人,玩玩啊!之前跟我又是玩

玩啊!」說完又想再來一巴掌,只見莫生左手一擋?右手就回一巴掌狠狠的打在小

愛的左邊臉頰上,說:「賤貨!本少爺妳都敢打?」



小愛吃痛,用手按著左頰,一臉的不知所措,而且眼睛已經流出兩行淚水,只

見莫生再度舉手要打,我喝了一聲,在旁圍觀的人亦紛紛叫罵著,莫生見如此境地,

只說了一句:「妳給我記住!」就急急的走了。



眼看莫生走了半晌,小愛才懂掩蓋著口哭了起來,旁觀的人都慢慢散去,直到

只剩下我在旁觀。我從背包取出了紙巾,走近小愛。她看了我一眼,竟然抱著我

「哇」一聲的哭了出來。這時候又開始圍了些指指點點的人,我只得苦笑,然後慢

慢的引導小愛去到售票機的後面。



讓她哭了好一陣子,我的襯衫都濕透了,這時我就讓她冷靜下來,用手輕輕拍

著她的肩。小愛長得比小晴高,現在是彎著腰把頭壓到我的胸口上,一股淡淡的香

氣從她的白嫩小頸中透出,我不自覺的撓住她的小腰,小愛真的比較偏瘦?一小圈

己可把她緊緊抱住。小愛似乎也意識到我想抱住她,把頭側放在我的肩上配合我,

臉和唇都貼在我頸上?輕聲的飲泣著。



我的手放在小愛的腰間,感受著小愛滑不溜手的肌膚?濕透的胸口貼著小愛微

微的小胸部,感受著她每一次呼吸聲?五官之間感受著淡淡幽香,唔唔輕泣。不禁

感慨著:此情只應天上有!



就這樣相擁了接近半小時,小愛才停下了飲泣,不好意思地臉紅著說:「喂,

你也夠了吧?人家今日才是第一次見到你,就這樣欺負我啊!」我看一看她的臉,

完全沒有半分怪責之意,相反還笑得很甜似的。



我就笑說:「是小愛妳主動的吧?」



小愛一呆說:「你認識我?」



我苦笑著的搖搖頭說:「剛才…我一直在這裡啊。」



小愛立刻臉紅著,輕輕的撫著臉頰說:「原來你都看到了……」



這時候本想知道小愛和莫生之間的事情的我,也覺得這不是發問的時候;可

是我們就這樣相擁著?相方也沒有先放手的意願也不是辦法。



我想出了兩個方法:一,找個地方讓小愛冷靜下來,待她慢慢地說;二,就

這樣放下她,反正她情緒似乎已經穩定下來,她應該可以照顧自己的。



「喂,你叫什麼名字?」在我思前想後的時候,卻是小愛先開聲了。



「我叫陸子羿。」我輕聲的說。



「嗯…子羿……我可以這樣叫你嗎?」小愛在我耳邊輕聲的說。



「嗯,就這麼叫好了。」我笑著的回應。



「喂,子羿?你打算怎麼安置我?」小愛一臉認真的說。



「呃,安置?這……」我一時真的不知如何反應。



小愛哈哈的笑了起來說:「我說啊,你想抱住我到什麼時候了?」



聽到小愛這樣說,我立刻放開了她,倒是她仍然比我多抱住了幾秒。到她亦

真的放開手後,兩人都感到若有所失的樣子。



互相凝望了半晌,小愛才臉紅著說:「我要走啦,謝謝你,子羿。」說完後

她吻了我的嘴唇一下,到我回過神來的時候,已經看到小愛在入閘器笑著的揮手

說再見了。啊呀!再見了,我的奇遇。



************



我一邊坐著地下鐵?一邊回味著剛才和小愛的擁抱,總覺得好像缺少了些什

麼,可是又不能想起缺少了些什麼。只是分開了幾個車站的路程,我竟然就掛念

起小愛來?「唉,對不起啊,小晴。」我自言自語著。



坐在身邊的女子用奇異的眼光看一看我,我也慢慢的擡起頭來看她--黑色

的負離子長直髮,尖尖的瓜子臉型,一雙水汪汪的眼睛,塗上櫻色的嘴唇;外面

穿著粉紅色的小毛衣裡面卻依稀見到黑色的低v型胸圍,短的牛仔褲露出一對雙

小腿瓜,她不算胖卻是較豐滿的類型。這個女子我認識的,她叫曉彤,是小晴的

多年好朋友,別看她一身女性打扮,曉彤是一個女同性戀者,而且多是作為「男」

的角色的。



「阿羿?」看到她的表情,我相信她只是剛剛才看到我。



「嘿嘿,你有什麼對不起小晴了?」曉彤展示著古惑的笑容說。



「沒什麼啊。」我裝作認真的樣子。「唔~好奇怪哦,嗯嗯!我一定會告訴

小晴的哦!」曉彤仍是笑著的說。我想,這種狀況最好的解決方法是轉移話題。



我看到她身前放著一包二包的超市膠袋,看一看裡面竟是大量的國產青山啤

酒。



「哦?有什麼喜慶事了?」我指著膠袋的說。



「哦?小寶沒告訴你?我們今晚在你家裡開派對啦!」曉彤笑著的說。



「我家?小寶沒跟我說啊,怎麼不對我說……」話未說完已經到了美孚站,

曉彤用眼神示意我幫忙,我就變了一隻企鵝般的拿著兩大袋啤酒離開了車箱。



回到家裡,妹妹小寶立刻接過我手上的啤酒放進雪櫃,曉彤就走到廚房幫

忙,我當然懶得理會她們,馬上回到房裡睡一睡……



************



在一個陌生的地方,燈光微亮,有一個女孩伏在我的兩腿之間,我和她都

是全裸著身體。那女孩用舌尖叮嚀的舐著柱頭的位置,時而吸吮時而舐弄,我

像是失去了反抗能力似的,只能任其擺佈。這時女孩擡起頭來看著我,是可愛

的嫩白臉蛋,美目下有一顆小小的淚痣--小愛--笑著的對我說:「子羿,

舒服嗎?」說完了又開始舐玩著「小羿」的柱身。



「啊,小愛,唔~~~~太舒服啦。」我竟會發出像女子呻吟般的聲音。



「唔,豬僕又好秒啊」小愛吞含著「小羿」發出了奇怪的聲音。



小愛努力的吞含了很久,就爬起來伏在我身上吻我,從腰間到胸口,又從

胸口到頸項,最後由頸項到嘴唇。我完全沒有反抗的餘地,只能讓小愛作主動。



小愛的小舌入侵我的嘴內,香甜的甘津慢慢的沾滿口腔的每一角落,小愛

用她小巧的胸部在我的胸膛上摩擦?小蠻腰則在擺動著摩擦著「小羿」,小愛

滿身都散發著淡淡的誘人幽香,我的靈魂已經快活得超出三界之外,擺脫六道

之中了!



「嗯~~子羿,告訴我,你愛我。」小愛的嘴唇稍稍遠離?身體卻仍在擺動?

臉紅著的說。



「嗯~我愛妳。」我邊說邊求吻。



卻見小愛把頭退後,說:「不行,人家有名字的!」



「啊,知道啦,我愛妳!我愛小愛!」我大聲的說。



這樣小愛才肯吻下去,再把小舌潛進來。我更是閉著眼的享受著小愛的奉

侍……



「嗯啊~羿~不要啦~啊呀,很癢啊~~」這是……突然變成了小晴的聲

音,我立即彈跳了起來。原來我仍在身處我的房中,小愛不見了……南柯一夢,

看時鐘已經是三時多。



「啊呀~羿啊~~求你啦,不要~~嗯唔~~」突然又傳來小晴的呻吟聲,

這是真的!我立即走了出自己房外,只見大廳裡滿地啤酒樽。「啊!唔~」小

晴的聲音從小寶房中傳出。我立即開了小寶的房門,卻見到一幕綺麗風光。



小晴赤裸裸的軟攤在小寶的床上,白滑的胸脯和頸項上佈滿了一個一個的

紅色吻痕,臉色通紅?雙目朦朧地急速的喘著氣。小寶則是跪伏在小晴的的雙

腿之間被小晴的小腿扣住頭頸,迷迷糊糊的吐出了舌頭舐得雪雪有聲。小寶的

腰背上也是亂七八糟的吻痕,兩腿之間看到曉彤面向著小寶的私處。但見曉彤

滿臉酒氣?醉得不醒人事,而曉彤身上的吻痕更是三人之中最嚴重的,從頸到

胸到腰間到大小腿都滿佈紅印。一床上都是濕漉漉的春水愛液,滿房都是香汗

淋漓。



「嗯唔~羿啊,不要啊~不要再欺負人啦~唔啊~~」小晴又呻吟了起來。

我在之前的綺夢和這光景的俱使下「小羿」立即站了起來,可是我理性還有一

點點的,小寶是我的妹妹,曉彤則是小晴最好的朋友,這兩人都絕對不可以碰,

否則後患無窮。只有小晴是我名正言順的女朋友,可是我也不想在這種情況下

乘人之危奪走了她的第一次。



「唔嗯~~啊呀~~!」小晴好像被小寶舐得高潮了的樣子,腰強烈的擺

動了幾下。只見小晴下身的床單上濕淋淋的一大片,不知道已經是今晚的第幾

次高潮了。「哈啊~哈啊~哈啊~」見到小晴這樣子的喘氣,我實在不忍心再

欺負她,就把她的腿打開,抱起了小寶放在一旁,替小寶蓋好被子。再把小晴

抱到我房中。再想想曉彤這樣子也不是辦法,就從衣櫃裡拿了被子讓她蓋住。

做完這一大輪功夫,不覺已經是四時多了。



「小羿」依然迄立著,總要替它想辦法,我看著一絲不掛的小晴身上一個

又一個的吻痕,我就在想像她們到底怎麼樣玩起來了?按照常理小晴在這方面

比較抗拒,她應該是被「玩」的目標;小寶雖然在性方面較為開放,可是同性

的話也不會是主動吧;那麼該是曉彤吧?可是「戰跡」上卻是她最嚴重……我

一邊想一邊用小晴的手和大腿摩擦「小羿」,又吻了小晴的胸脯,不一會就射

出了大量濃濃的精液,還濺在小晴白滑的肌膚上。



************



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十時左右,我仍是抱著小晴柔軟的身體,她似乎仍未

醒過,否則她是絕不肯仍然赤裸著身子的。小晴熟睡的樣子很美,白嫩幼滑的

小臉蛋透著少少的紅暈,小小的櫻唇半開半閉的透著淡淡的少女香氣。小晴的

身軀都被我輕輕的貼著,我右手撓過她的頭頸?放在她的小肩上輕撫著她鎖骨

的位置;左手則輕撫著她的胸脯,小晴的胸脯很美,是圓渾挺立的類型,軟軟

滑滑的,是一摸上了就會愛不惜手?一生難忘的胸脯觸感。



小晴的身上除了有她的迷人幽香之外,仍隱隱覺得有我的精液味道。這時

我才想起,啊!我昨晚做了的那一個惡作劇!「嗯~」不知是不是突然用力了

一點,小晴把我撫摸著她胸脯的手撥開,然後整個人鑽進了我的懷內抱實我。

這突如其來的動作把我嚇了一跳,我立刻停下了所有動作?一心等待小晴醒來。



只聽小晴又「嗯唔」了兩聲,又熟睡了起來。我的身體感受著小晴暖烘烘

的身軀,「小羿」不自覺的開始站立了起來。原先是乖乖的貼在小晴柔軟的毛

髮上,卻開始慢慢的充血伸展,頂在小晴嫩滑的大腿上。而小晴大腿幼滑的質

感又傳到了我的腦海中使我更加興奮。興奮的感覺又使「小羿」繼續充血,進

攻著熟睡中?毫無防禦意識的小晴的兩條大腿之間?慢慢的向上移。



「興奮的循環」持續了一會,只聽輕輕的「啪」一聲,「小羿」突破了大

腿最多肌肉位置的關卡?彈了上小晴的小三角內,抵在小晴暖暖的?幼嫩的?

微濕的位置上,緊緊的貼著。「嗯唔~」小晴又一個扭動的動作使她的胸脯壓

迫在我的胸膛上?乳首貼著乳首的;而下身則因這一次微細的扭動而使我的柱

頭在那幼嫩的穴口摩擦了一下。一股麻軟的感覺從「小羿」及乳首直鑽到我的

腦海內。



我已經不能控制「小羿」的衝動,我把手輕輕按著小晴的小股上嫩滑的肉

團?微微的擺動著腰部讓「小羿」在小三角外面得到充分的摩擦,嘴唇輕吻著

小晴的額頭,乳首間也感受著小晴圓渾的胸脯。



剛開始時是慢慢的摩擦,可是伴隨著快感漸漸升溫,我的動作越來越大?

亦越來越快。我的呼吸開始粗獷,也感到小晴也把我越抱越緊?口中不時透露

出「唔唔」忍耐般的聲音。我知道她已經被我弄醒了.卻不反抗我而默默的忍

受著,我就更大起膽來越摩擦越大力。這時小晴已經不能再強忍,口中「啊嗯」

的配合著我扭動腰部。這時小晴的小穴和大腿之間已經濕淋淋的一片,「小羿」

就更容易做出更大的擺動。



我擡起了小晴的頭來,只見她雙目朦朧?滿臉羞紅,我用小愛對我接吻的

方法入侵小晴的嘴唇?逗玩著她的嬌嫡小舌。我一方面加重摩擦的擺動,另一

方面盡情的品嚐她的櫻唇小舌,小晴已經變得無力反抗,只能任我為所欲為了。



我感覺到小晴的身體開始發生變化,開始變得發熱和出汗,乳首亦已經昂

然屹立,小穴分泌出大量的愛液,這就是所謂的發情狀態吧?這時我停下了下

身的動作?讓熱烘烘的「小羿」貼住小晴的小穴外;亦抽離了口舌,凝視著她

紅暈的臉說:「小晴……可以吧?」小晴只羞得避開我的視線,把頭埋在我的

胸膛上。「小晴,妳聽我說,我愛妳,我是十分尊重妳的,如果妳不想的話我

們可以就此停止啊。」



小晴無言了半晌,才說:「壞蛋羿,都這樣了,還要欺負我!」跟著輕輕

的打了我一下。



我如獲大赦的笑著說:「那就是可以啊?哈!」



小晴這次卻是用力的打了一下,用認真的雙目看著我說:「我是第一次的,

要負責任哦!我可不許你以後辜負我!」我不答,用嘴唇吻著她。也許是已經

決定了把第一次給我,她比以往更主動的吻我?撫抱我的背。



既然已經取得允許,我就更放肆的大肆開發小晴的身上每一寸肌膚。從耳

朵開始吻,到頸?鎖骨?到圓渾的胸脯。小晴的胸脯很敏感,每一次小小的吸

吮就已經可以換來她的喘聲,尢其胸脯下的嫩肉更是小晴的敏感點所在,只要

輕輕的舐弄已經可令她舒服得挺起腰來?嬌喘連連的。



我再向下進發,到了小腹和腰間的位置,我用舌尖逗玩著小晴的肚臍,她

叫癢就推開我,我只好再向下進發,來到已經濕得一片澤國似的小樹林。我可

是第一次看到小晴的下半身,小晴的毛髮不太多,呈倒三角形的形態。



發現了我的意圖的小晴立刻轉過身子,說:「不要看啊!羞死人啦~」她

不允我看,那我只好輕撫著剛呈現在我眼前的兩片小股,軟滑得好像是另一雙

胸脯似的。



我用舌頭在兩股之間開始,沿住小晴腰背上的直線向上舐。來回了幾次,

小晴的嬌喘則是一次比一次大聲,再加上我開始用指頭輕輕的探入小晴的小穴

裡,「啊呀~~」兩聲後?小晴就第一次在我的愛撫下得到了高潮。小晴的愛

液很多,滴滴答答的濕了半張床。這時小晴已經無力反抗,我就從後吻了上去

小晴粉紅色的花蕊中間,採探著有強烈小晴味道的香甜花蜜。



發現了感覺不同了的小晴「啊」的一聲驚叫,然後說:「羿,不要啦~那

裡骯髒啊~~」我不理會小晴的說話,繼續品嚐著。「唔~唔~唔~啊呀~~」

不一會小晴已被我舐得再次高潮了,小穴噴出大量的愛液,濺得我一臉都是小

晴的味道。



我爬上了小晴的身上,覆蓋著她的身體,她看一看我的臉上,立即就別過

臉?大叫著:「啊,羞死人啦~~壞蛋羿!」



我則在小晴的耳邊輕聲說:「小晴,我愛妳。」小晴聽我這樣說,也微微

的點一點頭說:「我也愛你,羿。」



這時我就輕輕的擡高了小晴的下半身呈跪著的形態,小晴也意識到我的意

圖,生硬的配合著。「小晴啊,要進去了哦。」我在她耳邊說。



小晴只「嗯」了一聲回應。我就拿著已經急不及待的「小羿」頂在小晴已

經濕透的花蕊外。對準了位置?只輕輕一推就把一半放了進去。



「啊~~!」小晴叫痛,雙手緊緊的抓住床單?眼睛流下了一顆淚珠。



我吮下了那顆淚珠,輕輕的拔出少許後又再推了進去。由於小晴已經相當

濕潤,即使小穴裡仍然很窄,也都可以順利的推進。



「啊~啊呀~~」小晴被我一貫到底?高聲的叫著。我也不心急,就這樣

放「小羿」在小晴的裡面,讓她習慣。



我再開始愛撫小晴的身體,吻著她頸上?耳後等的敏感位置,不一會她又

開始嬌喘連連。藉著這個機會我開始抽插著小晴的小穴。小晴的小穴很熱?而

且很敏感,每一次抽出來的時候都會有愛液漏出?插進去時更有愛液被強擠出

來,弄得我們四腿?床單都是濕漉漉一片。小晴的小穴裡被我推得「嗒?嗒?

嗒」的聲音,再加上小晴天使般的呻吟聲,像是普奏著大自然中最完美的樂章。



「嗯唔~啊~啊~啊呀~~~」小晴和我一起到達了高潮,我感到她的小

穴像是缺堤似的湧出愛液來,而我也狠狠的在小晴的小穴裡釋放出大量精液,

竟似沒完沒了的一直在吐出來,就像要填滿小晴的肚子似的。



我們二人享受著高潮過後的餘韻,互相抱擁在一起半夢半醒的呆了好一會。




点击返回顶部

RSS订阅  -  百度MAP  -  谷歌MAP  -  神马MAP  -  搜狗MAP  -  奇虎MAP  -  必应MAP